第五十四章 此生不悔逆苍天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凤血歌缓缓坐起身,姿态雍容地望向目瞪口呆的掠影,懒懒道:“放手。”

随即,一阵铺天盖地的掌风便将掠影轰出马车。

掠影倒飞而出,踉跄几步,方才站定身子。一抬头,凤血歌已牵着花艳骨的手,施篱然自马车飘出,如谪仙踏月而来,清艳不可方物。

眼中闪过一丝阻鸷,掠影抬手道:“拿下他!”

而凤血歌亦是淡淡道:“拿下他。”

只听铿锵一声,在他身后的禁卫齐齐抬起长戈,对准了凤血歌。

几乎在同一时间,铁蹄声声动地而来,抬头一看,只见旌旗猎猎,竟是京师兵、御林军、锦衣卫同时出动,手中长戈、羽箭、绣春刀,齐齐对准了禁卫们!

那一瞬间,掠影脸色变得极难看。

“你们想造反么?”掠影大叫道,“我才是国师!”

凤血歌怜悯地看着他:“你还擒不清状况么?”

京师兵、御林军、锦衣卫中,缓缓走出许多人来,观其朝服,竟都是朝中文武大臣,其中便有宰相、百里度……以及寒光。

“你们背叛了我!”掠影环视众人,眼中尽是阴鸷。

“不曾臣服,何来背叛。”凤血歌笑,“从你假扮我的那一刻起,你便输了。”

掠影转头看他,低沉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一个月前,我发现在人有背地里暗算我。”凤血歌淡淡道,“此人从不敢正面对抗我,只敢找我两个徒弟下手。”

掠影动了动嘴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“我观此人行事阴险下作,而且极为忌惮我,仿佛只要我还活着,他便永远只敢在暗处使小动作。”凤血歌笑道,“既如此,为拔除此毒瘤,我只好死上一回。”

闻言掠影满嘴苦涩:“满嘴胡言!来人,快将他拿下!”

可惜他亲手提拔起的第一营禁卫却被无数刀兵所指,如同困兽,动弹不得。

“没用的。”凤血歌怜悯地看着他,“我在赴蛊王之约前,已经召集过朝中文武重臣,告之我将借着这次机会,用龟息功逼自己陷入沉睡,为时一个月。而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里,那个躲在暗处的宵小必定会借机而出。届时大家无需做任何事情,只需静静等待一个月,那宵小以及追随他的一班牛鬼蛇神便会无所遁形……”

掠影脸色苍白。

他缓缓侧过头,环视众人。

目光所触的每个人,眼睛里似都流露出一股嘲讽。

宰相从见他第一面前就装得像个老痴呆,吃饭的时候口不都会掉进碗里,逼他不得不提拔了个蠢货代替他。而今宰相身穿朝服,身后一班翰墨文臣,风骨沛然地立在一旁,看着他的时候,笑得老谋深算。

肩上飞鸟纹栩栩如生,锦衣卫第一探子百里度依然是那副“我知道得太多了,我要解甲归田”的模样,但是……这却是掠影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见到他。此人自他篡权以来,便神龙见首不见尾,每次问起他,都是在外出任务,导致锦衣卫这样闻名天下的情报机构,掠影只能看着,却偏偏指挥不动。

身披大裘,手持战刀,寒光在锦衣卫与京师兵拥簇之下,骑在乌骓马上,冷冷地看着他。之前他二人大战一场,掠影欺寒光手上没有顺手武器,且双后双脚都铐着沉重锁链,千招之后,终于成功刺他一剑,然后命禁卫将他拿下,自己则飞奔过来寻找花艳骨和凤血歌……而今寒光既然能够活着站在这里,那么那般禁卫必已伏诛。

而以这三人为首,朝中文臣武装几乎尽数到场,早已得到过消息的重臣自不必说,他们连正眼都没瞧过掠影,而那些后知后觉的臣子们看着掠影时,眼中也不再有恭敬崇拜,而是冷漠与嘲讽,就像在看一只落败的斗鸡。

他们的眼神让掠影回想起自己被豢养在画皮师宗门的时候。

忍不住握紧拳头,心中一片悲凉。

他终究无法变成光么……

付出了这么多,他依旧只是一片卑贱的影么……

冷光一闪,一柄长剑插在他身前。

掠影缓缓抬头,看向那剑投来的方向。

凤血歌身后早已拱卫一队京师兵,他将剑鞘还给身旁将军,然后对掠影淡淡道:“你自裁吧。”

一世枭雄,功败垂成。

掠影缓缓低头,俯身捡起地上的剑。

风沙漫卷,刮过他的脸颊,飞起他身后白发,他突然笑了起来,笑声越来越大,直至最后,他用剑指着凤血歌,张狂大笑道:“我没有输!倘若我没有对你手下留情,而是打从一开始便下手杀了你,那笑到最后的人就是我!”

说完,身如疾风,手持长剑,朝凤血歌……身旁的花艳骨刺去。

既然功败垂成,那至少让他带上花艳骨……

既然一定要死,他不愿独自一人……

花艳骨身旁的京师兵连忙出剑去挡,短兵交接间,掠影的目光仍旧定在花艳骨身上。狭长凤眸中似乎含着一点泪光,他对花艳骨道:“跟我一起死吧。”

花艳骨远远对他摇摇头。

掠影看着她,看着她身侧云淡风轻的凤血歌,惨然一笑。

此生逆天而行,却挣脱不了命定的结局,他不愿作为一名死士,血雨腥风之后,死在一个无人可知的角落里;他不愿作为一名死士,生前无人知他名,死后无人祭拜他的墓;他不愿作为一名死士而生,他宁可作为一名画皮师而亡,逆天改命,纵死不悔!

是,他不后悔!

挥舞手中长剑,洒下腥风血雨,掠影不肯选择自裁,保留一个体面的全尸,他选择了厮杀到底,一步一人、一步一杀地朝着花艳骨走去,他输给了凤血歌不假,但是至少让他带走花艳骨……至少让他拥有这一样东西……

凤血歌上前一步,立在花艳骨面前,三千白发飘如雪,耀出银辉落进掠影眼中,夺去了他眼底残存的期望。

“艳骨。”掠影越过他的肩膀,看着花艳骨,凄凉地哀求道,“跟我一起死吧……”

花艳骨看了他半晌,缓缓摇头,声音如刀剑地刺进他心里:“不……我要和师父一起活下去。”

掠影绝望地闭上眼睛,低喘而出的声音宛若受伤的野兽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他睁开眼睛,朝花艳骨笑道:“那你就活下去吧,但是不要闭上眼睛,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死在你面前!”

说完,他几乎是自己往前方的枪林箭雨撞了上去,直到浑身血尽,力竭而亡。

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朝花艳骨的方向伸出一只手,双眼朦胧,已是看不清楚,只觉得再往前一步,便可抓住什么,可当他握紧拳头,才

发现一切都不过是他的错觉罢了。他什么都抓不到,他什么都没有……

缓缓屈膝,跪倒在地,手中长剑,跌落在地。

“我输了。”掠影昂头望天,心道,“但至少……我让她记住了我……”

然后,他闭上了双眼。

而随着他这一闭眼,这场篡位大戏终于落下幕布。

凤血歌重登御座,根据众人在这场大戏中的表现,各有赏罚。

寒光与掠影一战受了重伤,于是借口休养,将锦衣卫指挥使的轻活重活全部丢给了百里度。苦得百里度连夜写了七十份辞呈泄愤……最后还是没胆子寄出。

至于花艳骨,凤血歌帮她重新画皮之后,她回到了沉香镇上的药堂,地里的桃花酿已经可以喝了,可是当年帮她埋酒的人却已经不在了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她抱着那坛桃花酒想了想,回头问身后的男人:“喝么?”

三千白发飘如雪,凤血歌立在桃花树下,桃之夭夭,支比不过他灼灼其华,那一瞬间,花艳骨几乎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极为相似的人影,孤零零地立在树下,任由桃花落在他的脸上,而他转过头来,缓缓睁开凤眸。

“你还在想他么?”凤血歌笑问。

“有些人是只能当作回忆的。”花艳骨回之一笑,然后倾了手中鎏金小酒壶,将壶中满满的桃花酿倒进石桌上的两只玉白色酒盏内。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,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
有些人是注定只能用来回忆的,有些人却是能够相伴一生的。

她不会一错再错。

凤血歌淡淡一笑,举起桌上杯盏。

花艳骨亦放下酒壶,端起酒盏。

叮当一声,两只酒盏,在空中轻轻相碰。

(全文完)